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电玩都市>压分游戏技巧>从5000万融资到破产清算 一位游戏明星创始人的创业史

    从5000万融资到破产清算 一位游戏明星创始人的创业史

    直到微信封杀小游戏的措施越来越严厉,他们做小游戏的利润一再被压缩,这波红利终于吃到了尽头。但就是靠着这一波钱,支撑着周老板的“大理想”走到了2018年秋天。

      2018年的国庆节,我第一次见到周老板,是在他位于天河区员村1000多平米的办公室里,彼时我的漫画小团队正在扩招,打算换一间办公室,我在朋友圈里说需要150—300平的小办公室,一个朋友把周老板微信推给我,朋友说,周老板的办公室就在员村,装修齐全,家电设备都可以白送,关键是没有任何转让费,他急着转租,很适合我。


      微信联系上之后,我决定先去看看周老板的办公场地。


      周老板的公司装修气派,他的独立办公室有100多平米,正中间摆着一组L型的阔气真皮沙发,虽然装修风格未免显得很国企老干部范儿,但彰显出一股浓浓的“我们很有钱”的气质。


      坐下之后,周老板说,他们广州团队原本有近百人,但在这次十月寒冬中裁员了40%,而眼看着公司开发了近2年的一款新网游即将上线,却面临着游戏版号被卡的风险,“不知道猴年马月能上线,一个开发团队、美术团队的人员成本,一个月就要上百万,不裁员不行,先活下去最重要”,周老板抽着烟说,我们聊天的一个小时内,他的烟就没断过。


      介绍我们认识的朋友告诉我,周老板大约是在四五年前发家致富的,那时候周老板才26岁,大学毕业没多久,酷爱游戏的周老板起先是去了一家游戏公司上班,做游戏策划,上班一年多,周老板跟老板拍桌子吵架,裸辞了,换而言之,是被体面的开除了。


      周老板觉得他的老板不懂游戏的精髓,游戏能够为人们带来多大乐趣啊!做一款有意思的游戏,让用户体验到游戏的快乐,是周老板毕生最大的理想,但他的老板不这么看,老板觉得自主研发游戏,成本巨大,风险巨高,盈利不可控,还不如抄袭来得快。


      周老板非常鄙夷他那位眼里只有钱的老板,于是怒而辞职,休养一个月之后,撸起袖子甩开膀子,决定带着两个小伙伴一起创业,自主研发游戏,他负责游戏策划,一个游戏大妖,人称大妖,剩下一个程序员老林,三人是大学时的室友,大学时就经常一起熬夜打游戏,研究游戏,“为热爱的游戏事业献身,这是我年轻时候的理想!”


      为了节省房租,周老板他们三人合租在广州最便宜的城中村,周围每天进进出出都是黑人兄弟们,他经常恍惚置身非洲,一次加班到深夜三点,小伙伴们饿了,他下楼买宵夜,进入电梯里,疲惫的他以为只有自己一人,等出电梯的时候,身后“飘”出一个黑人,冲他咧嘴一笑,他一个一米七八的汉子差点尖叫出声,还以为自己见鬼了。


      三个人坚持了大半年,还没找到做游戏的方向和感觉,老林先坚持不下去了,说再不找工作领薪水,就没钱寄回老家,老家还有弟弟妹妹等着供养上大学。


      一个下着雨的黄昏,周老板和大妖,目送老林拎着行李走进东圃地铁站的地下通道,之后,他们就再没见过老林。


      起初,老林同学还经常发来微信汇报近况,比如说找到一家游戏公司上班,又比如说换了一个有阳光的次卧,半年后,老林说找到了女朋友,中间还曾善意劝过周老板放弃创业的念头,不如出去找份工作养活自己才是正事,周老板不以为然,对方大概觉得他朽木不可雕,渐渐的,两人也就失联了。


      大妖给他打气,说大不了我们一边找工作一边兼职研究自己的游戏,周老板不服输地摆摆手,说要做事业就要全情投入,他每天不眠不休地研究国外那些有创意的独立游戏,几个月后,生活费都捉襟见肘了。


      眼看着要被房东扫地出门,还好,大妖找了一份工作上班,拿了工资交房租。


      交完房租后,两人坐在仅有12平米的卧室地板上(房间放了2张上下铺,空间极其拥挤),大妖啃着肉夹馍,说,我快撑不下去了,他竖起3根手指头,“最多再三个月,我们还是没有进展的话,兄弟,我也要离开了,你别怪我。”


      三个月后,他们的独立小游戏没研究出来,大妖所在的游戏公司给他涨了薪,还要提拔他,面临升职机会,大妖犹豫了,一旦做了主管,今后肯定没时间兼职开发他们的小游戏了。


      周老板这时候已经被现实打脸了很久,彻底放弃了独立自主研发游戏的想法,那段时间,他们连给兼职程序员发薪水的钱都是大妖同学的,兼职薪水4000,只能发2000,剩下2000靠周老板人格魅力加画大饼忽悠,尽管如此,兼职程序员还是走马观花地换了一个又一个。


      就在这时候,一款切水果的游戏火了,火透大江南北,火遍半边天。


      周老板研究了一晚上,觉得这玩意儿不就是怎么爽怎么来么,但这个切水果的画面也太丑了点,于是他拉着大妖最后做了一款游戏。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那一年,切水果游戏在安卓机、ipad以及苹果上卖得很好,他的游戏创意虽然是盗版,但用户下载量嗖嗖的涨,他靠着卖广告,赚到了第一个一百万。


      尝到了甜头的周老板,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知道这款游戏上不得台面,疯狂复制了十几个类似的小游戏,靠着这个模式,总共不到10人的团队,在一年内狂赚1000万。


      那时候大妖已经是周老板的合伙人了,年底分账的时候,他给了大妖200万,大妖要500万,两人打了一架,最后这个价格定在300万,大妖拿了钱就离开了他。


      离开的那天,两人在楼下7-11喝酒,大妖说,兄弟,虽然你赚到钱了,但你快乐吗?


      周老板一愣。


      大妖说,你现在做的事情,不就是你曾经最厌恶的事情吗,你成了你曾经最鄙视的那种人。


      作为游戏圈的人,他们俩当然比谁都清楚,这款游戏最初来自于澳大利亚公司HalfbrickStudios开发的,但国内无数游戏开发商“致敬”这款游戏,做出了八九不离十的产品,靠着这种方式赚钱,周老板也是其中一个。


      周老板想了很久,他觉得自己不能就此堕落下去,他还有理想。


      曾经很穷,穷到没钱雇程序员,只有一个主美,现在有钱了,那总能实现自己的理想了吧?


      痛定思痛,周老板决定为理想再拼一把,靠着第一年赚到的1000万,以及他的人格魅力,第二年他轰轰烈烈的在员村注册了一个游戏公司,公司还没开始招人,就不断有机构抛来橄榄枝,那一年,游戏行业成了资本的宠儿,周老板幸运的拿到了某国内非常著名的投资机构5000万天使轮投资协议。


      靠着这5000万,他烧了近3年。


      周老板本来打算开发一款国内独立自主的游戏,而且具有东方特色,玩法新颖,又能赚钱的游戏。


      但第一年,他就烧掉了近乎2000万,看着账面资产,投资机构敲着桌子表示很不悦,听说游戏的开发进度不到30%,负责人翘着兰花指说“再烧掉1000万,如果开发进度到不了50%,那剩下的2000万可能就到不了账,你得加快进度了。”


      周老板不服气,他有野心,他说那时的自己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梦想:他要做的游戏不但具有东方审美,还要有厚重的文化底蕴,于是他请了大拿编剧,请了史学家,请了业内顶尖设计师,他不允许任何一个人物,哪怕是一个小npc的造型设计不完美,不可以抄袭,甚至不允许借鉴,这是他在公司例会上多次强调的底线。


      可想而知,这样的开发成本,时间进度有多紧张,各部门负责人都抱怨,再烧1000万也远远达不到投资人的要求。


      那怎么办?


      融钱呗,拿到了天使轮投资的周老板,这时候已经有了公司的律师团队,懂得如何在资本市场要钱,一番研究之后,他决定继续融钱,在烧完剩下那1000万之前,只要他融到钱,就不愁lp不给钱。

      听到他的这个决定,lp表示,项目还在开发阶段,如果你能融到钱,也算你周老板有本事,我们剩下的款项也会继续跟进。


      这下子周老板信心大增,到处接触风投公司。


      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游戏行业这个时间点尤其迅速,不过短短一年时间,投资机构的风向就变了,游戏行业不再是香饽饽,他接触了十几家投资公司,那些当初主动登门想要投他却被拒之门外的投资人,如今他开出的条件比当初更明艳诱人,但其中的绝大多数不为所动,少数几家打听过上一轮投资情况,以及公司目前运营状况之后,就说“我们内部研究研究”,这多半代表着委婉拒绝了。


      剩下的一部分投资人,则是问他做不做社交,那两年,社交成了投资人的新宠。


      几个月的时间,周老板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白,原本的信心满满也变成了忐忑不安。


      一个偶然的机会,周老板去深圳一个投融资圈的酒会,认识了一个超级富二代,该富二代刚从国外留学回来,满腔热血要做一番事业,雄心万丈想要投入移动互联网,周老板在酒会上跟他聊了几句,敏感意识到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很有钱,也很有魄力,是个极佳的“天使般的投资人”。


      于是周老板迅速锁定他,在微信上约他打了一次高尔夫,周老板给这位国外回来的超级富二代描绘了国内移动互联网行业的美好前景,讲述了自己一夜暴富的暴发史,再从游戏是人类自古以来就长盛不衰的娱乐方式,讲到他所开发的游戏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堪称国内游戏的顶尖代表作,一旦面世,公司赴美敲钟指日可待。


      超级富二代听得心驰神往,没几天,富二代约他到公司面谈。


      周老板到了富二代的公司,那是坐落在深圳海岸城东座写字楼的高层海景办公楼,富二代的公司占据了其中整整一层楼,占地2000多平,但据说公司只有30多个人,前台的宽敞空间堪比周老板的会议室,而富二代助理带着他参观老板的私人办公室,健身房,最后到了会客间,周老板看见那一百平米的房间里,角落里放着几个大冷藏柜,里面装着满满的雪茄,周老板目瞪口呆,助理说,他们老板酷爱雪茄,经常约朋友来这里抽雪茄聊天。


      那天周老板第一次抽雪茄,他这才明白自己和富豪阶层的区别,想想自己赚的那一千多万,在富二代这里,用来抽烟都嫌不够。


      吃晚饭时,富二代驱车带他去朋友的私人会所,他们到了地下停车库,富二代笑着说,那边红色的法拉利,那辆布加迪,还有他开的这辆超跑至仁,都是他平时玩的车。


      而他们吃饭的会所,是一家不对外开放的高档会所,必须资产千万经过验资,才能加入这个富豪会所。


      周老板再一次深深的自卑了,同时他也很兴奋,觉得自己找对了人,席间,他敏感捕捉到富二代不缺钱,缺的是成就感,周老板描绘了自己公司的游戏一旦成功上市后,富二代所能获得的种种好处,以及得到家族的认可,富二代动心了。


      “我们这一轮已经有好几家投资机构在跟进了,只要游戏一面世,那下一轮怎么着也得翻个几十倍甚至上百倍!我其实是不愿意接受个人投资的,一是投资数额大,不适合个人投资,虽说我很有信心,但任何投资总有风险嘛;二是,机构投资能给我们做背书,比个人投资对于我们来说更有利。


      “但我很欣赏你,你在国外呆了那么多年,一定很了解游戏市场的巨额利润,我们的游戏开发出来,不但能适应手游市场,还要同步做页游,甚至是主机游戏。我看你很喜欢玩跑车,做游戏做公司也是一样的,要玩,就要玩最刺激的,玩大的,怎么样,敢不敢一起玩一把?”


      整个席间,周老板表现的恰到好处,不卑不亢。


      半个月后,超级富二代以个人名义,打来了2000万,对方打电话来,周老板委婉提醒投资还是有风险的,对方笑呵呵的说“输了,我就当是玩了一辆车,这有什么不敢的。不过,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


      看到公司账面余额的时候,周老板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努力了几年也没有赚到这个数额,现在公司面临着巨大生存压力,而对方举手之劳就轻易化解了他的危机。


      在富二代的钱到账之后,投资机构也算事信奉承诺,第二笔钱也如约而至,这两笔钱到账,他就能缓一口气,为开发团队再多争取一年多的时间了。


      而事实上,周老板心里也不是没有压力的,谁能保证游戏上市之后就一定大卖呢?


      半年后,有一次在富二代办公室里抽着雪茄,周老板似漫不经心的提起,投资机构急着要游戏上线赚钱,但他还希望游戏更完美一些,上线之后能赚更多钱,可是机构急着要回本,相比之下,机构比富二代更加输不起。


      周老板至今都记得,富二代轻描淡写的剪着雪茄说,没关系,我就当是烧了一辆车,也算是摸一摸河里的石头,你不要有太大压力,放心去做。


      周老板一边暗暗松了口气,觉得游戏面市万一失败,不太会出现那种被金主追命的可怕后果,一边担心如果游戏失败,自己还能不能有这样的机会再赌一把大的?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行业,就是一个高风险的赌博游戏,投资人在赌,我们也在赌,市场也是赌,就看谁能笑到最后了。”


      第二次见到周老板的时候,他的公司已经在清算财产了,他无奈的笑着说。


      富二代加入之后,虽然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周老板的压力,但他敏感意识到游戏行业的各种政策在收紧,不断爆出各大游戏被下线整改,就连腾讯的吃鸡游戏被勒令整改,某大厂引进的怪物猎人被举报,战争游戏加入红色元素……这一系列变化,只有游戏行业的老板最能感受到里面的气压变化。


      为了缓解压力,一方面也是为了充分利用闲置人员,周老板又想起了当初暴富的故事,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现在看起来,正是这个决定,让他不至于破产。


      他让那些闲散人员组织成了两三个小游戏开发部门,专门开发市面上最火的小游戏,制作那种能够在一个月内迅速推出,短期内迅速获利,即使被封掉了也不伤筋动骨的游戏,比如创新版俄罗斯方块、连连看等小游戏。


      一开始团队内部是有人反对的,但周老板在公司内向来是一言堂,没有人敢反对老板的决策,一旦定下计划,团队全力以赴,于是他们在2018年夏天成立了微信小游戏部门。


      起初这个部门不被看好,但很快,他们就证明了自己的盈利能力,据说有些小游戏单日流水能做到六七十万,那些都是什么游戏呢?周老板笑笑说,比如,复制俄罗斯方块的玩法,但是用最新的ui设计,加上微信小程序的营销裂变功能,不断拉入新用户,一部分用户愿意为此付费,不付费的用户就必须点击广告,因为流量足够大,靠卖广告也能赚很多钱。


      当看见小游戏部门的流水数据后,周老板眼前一亮,迅速在公司内部复制了10个这样的小游戏团队,最疯狂的时候,是在世界杯期间,他们能在一天内开发十几款足球赛事相关的小游戏,博彩类的、踢足球的小游戏,哪怕有些游戏上线不足十个小时就被封杀,那也没关系,换个皮重来。


      就这样,他们靠着小游戏,又赚了一波。


      直到微信封杀小游戏的措施越来越严厉,他们做小游戏的利润一再被压缩,这波红利终于吃到了尽头。


      但就是靠着这一波钱,支撑着周老板的“大理想”走到了2018年秋天。


      到了秋季,游戏开发进度提前完成了80%,周老板团队的人开始与各大渠道、运营商接洽,虽然大厂都表示有兴趣,但是,拿不到版号是个问题。


      为了能拿下版号,周老板真可谓八仙过海,七十二样技能都用上了,找关系,送礼,找代办,前前后后花了数百万,依旧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而投资机构已经没了耐心,富二代虽然没有明确表示不满,但来公司视察的热情已经大不如前了,据说最近富二代又在海外投资了一个好几亿的地产公司,难怪对于他的汇报不甚上心。


      到了2018年最后一个月,公司账面上已经没什么钱能发员工工资了,12月份工资延迟了半个月,尽管他在公司内网解释了原因,并言辞恳切地表示今年的年终奖暂缓一个季度,但绝对不会克扣,仍然留不住员工辞职的心。


      游戏主美、设计师辞职倒是无所谓,反正大部分视觉设计都已经搞定,他们辞职反而省钱了,但是游戏开发到了尾声,最关键的程序员不能辞职,hr找他们一个个单独面聊,苦口婆心劝说现在是寒冬,跳槽不好换工作,但程序员们纷纷表示,他们已经拿到了更好的offer,而且对于公司开发的游戏实在是没有信心。


      为了开源节流,10月初,一部分员工集体辞职的时候,周老板就让行政处把1000平米办公室划分成两个500平米的,起初,他试图出租500平的办公室。


      但就在11月,员村一条街,据不完全统计,先后有200家大大小小的游戏公司倒闭,剩下的公司不是忙着裁员,就是储存粮食过冬,哪还有公司能接盘一个500平米的办公室。


      周老板只好让行政把500平米办公室,再划分成5个100平米的办公空间,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有机会接触到周老板。


      从周老板办公室出来的第二天,他在微信上问我,要不要尽快决定租房,有没有朋友也需要租房,甚至办公设备也便宜转让。


      然而,受到寒冬的影响,11月底,我们的漫画团队也接到通知,好几个项目暂停,或面临着被砍的风险,于是我决定暂停扩张,不租办公室了。


      一个月后,据说周老板那5个100平米的办公室,只租出去了一间,按广州租房规矩,对方应交2个月押金,但对方只付了一个月押金,办公桌椅都免费给对方用。


      过年期间,我在朋友圈看见周老板发微信,带着家人在马尔代夫度假,配图文字说:万般皆是法,诸法如梦幻,来去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唯有放下一切,陪伴家人才是正经事。


      这到底是融资了,还是破产了?怎么听着像是破罐子破摔……那段时间听了太多创业公司老板跳楼自杀的新闻,我私信周老板,你找到新的融资进来了吗?


      周老板打来一串文字,哈哈哈大笑说,这会儿哪还能有融资进来,公司正在清算,当初融资机构要占20%的股比,他自负表示不需要,现在呢,因为他是最大股东,自然也要背负最大的债务,三年多的投入算下来,他不仅没赚钱,还亏了小一千万。


      “目前的状况是,看看游戏版号什么时候能下来,等到开春,再开始行动,版号一回复,总是有办法解决问题的。


      “现在呢,就多陪陪家人吧。我亏欠女儿和媳妇很多。”


      “那你这一千多万窟窿咋办啊?”我有点担心他,这语气怎么听都像是做完了应尽义务,然后慨然赴死的状态。


      事实证明是我太敏感了。


      周老板说,还好几年前刚有点钱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该干啥,老婆喜欢买房,自作主张拿着钱在天河区买了好几套房,当时的他暴跳如雷,因为老婆买的还都是豪宅,短期内卖房,豪宅的税率太高,他本想等过5年再卖,没想到4年后的如今,那些房价暴涨,远远超过了创业。


      “我媳妇劝我说,卖掉一套房发工资,毕竟,那些员工跟着自己两三年,总不能让他们离职了,连工资和补贴都拿不到。”


      “当然,也担心拖欠员工工资,哪个员工想不开删点程序带走点机密文件,那才真是亏大了。”


      听他说完这句话,我才觉得自己猫吃耗子瞎担心,人家还有别墅卖呢,创业再失败也还有底兜着。


      “但你那游戏,开发三年,前前后后算来花了八千多万啊,就这么扔着不管,等政策吗?”


      “除了等风来,我又有什么办法,我不过是个小人物。”


      可那是八千万啊!我这种一穷二白的创业者不能不赞叹,对于我们漫画公司来说,别说八千万,就算是800万都够我们烧好几年了。


      周老板发来一个图样图森破的表情,说,游戏公司烧掉三四个亿,死的无声无息的,你甚至都没听说过的公司,太多了。


      “这阵子是寒冬,大家日子都不好过,我的投资机构还算好,他们支持我卖掉一套房把员工先遣散,只留几个核心团队,等这阵子过去了,等风来了,再开张吧。只要核心团队还在,几年开发的东西还在,我们总有逆风重来的一天。”


      周老板似乎信心满满,但我很困惑,他明明可以继续做微信小游戏赚钱养活团队,为什么不做呢?


      “为什么做呢?那样我为什么不直接去做一家小游戏公司?我的团队这两三年没日没夜的开发,图的是什么。”


      我答不上来,对于还处在生死线上挣扎的小创业者而言,能赚钱的就是好生意,但赚惯了大钱的周老板,看不上一个月盈利几十万的小打小闹,他说,那不是赚钱,是消耗心神。


      “你以后还做超级大制作的游戏吗?”


      “不做了,没有热情了,也没什么理想了,我现在只想陪老婆孩子,把过去几年亏欠他们的都补回来,老婆生孩子的时候,我在加班,我女儿小时候,我都没怎么抱过她,她睡着我才回家,早上她被阿姨带去晒太阳我已经去公司了,现在女儿都上幼儿园了,年前老婆跟我发飙,因为女儿在幼儿园喊体育老师喊爸爸,我女儿才是最需要我的人。”


      周老板最后发来了一段语重心长的文字,他说,年轻的时候不要太冲动,属于你的,早晚都会来,只要活着,就有希望,“纵有疾风起,人生不言弃”,风会来的,春天也会来的。


      三个月后的今天,我在上飞机之前,接到一个独立游戏小团队的创始人发来的喜讯,他说,他拿到了50万的个人投资,据说这人是个对游戏非常热爱、非常有情怀的游戏公司老板,虽然他自己破产了,欠了员工工资逃到国外去了,但是居然投资我了,很不可思议吧!


      我听着朋友的描述,觉得和周老板非常相似。


      于是我特别热情地跑去问周老板,你不是说投资小游戏没意义吗,怎么好像投资了一个小公司,我把朋友发来的融资新闻链接丢给他,他说,从我朋友圈里看到对那个朋友的介绍,他玩过那朋友开发过的小游戏,觉得这个团队是个对游戏有热情的小朋友们,未来可期,他必须支持。


      虽然我觉得,他只是看着我这朋友的偏执和坚持,让他想到了当初的自己。


      最后,他再次叮嘱我,别慌,等风来。


      嗯,我也相信,那阵带来温暖的春风,他早晚都会来。


    电玩都市 -游戏信息最新学习之地